如何成立一家失敗的物流公司

[羅戈導讀]商業殘酷,這幾個“雷點”一踩就離失敗不遠了。

一家企業要成功有很多環節,包括創業的時機、選擇的賽道、核心團隊的組建、營銷的手法、融資的節奏等等,即使所有環節都“對”了,企業也只是有成功的可能。但失敗卻有必然因素,全峰快遞、快捷快遞、飛馬國際、如風達、國通快遞、年富供應鏈、亞風快運……這些看上去是“失敗者聯盟”的物流企業,他們或倒閉或停擺的原因很復雜,與行業大環境也密切相關,此次我們列出了一部分,這些失敗原因有相似的地方,可以讓大家引以為鑒。

一方面,失敗并不可怕,失敗是成功的開始,像是曾經輝煌的遠成快運在沉寂一段時間后,在上半年宣告全國網絡重新起網運營,重回快運市場,不過前程漫漫,再次出發需要格外努力;另一方面,成功的道路千千萬,失敗的原因就幾條,商業殘酷,不說馬后炮,有些問題還是盡早規避的好。

自身定位不清晰、不準確

2012年,紅樓集團接盤資金鏈斷裂深陷倒閉危機的上海希伊艾斯快遞有限公司(簡稱CCES),后更名為“國通快遞”。國通快遞既沒有像“三通一達”一樣抓住電商發展的契機,也沒有像順豐一樣定位到中高端商務件,經營業務比較雜,包括從B端的快件到C端的業務甚至很多同行快遞轉接件,因此未能進入第一二線陣容,導致業務萎縮,品牌知名度下降。國通快遞和“三通一達”競爭搶淘寶訂單,競爭力是不足的,第一是因為網絡布局不廣,第二是科技投入沒有優勢,第三是開始的時候盲目挖人。

快捷快遞同樣存在這個問題,曾經快捷與順豐同處在一個起跑線上,2012年年底快捷快遞重組之后,偏離了以往主打商務件的戰略,專注于電商小件和資本運作,形勢看起來一片大好,資本也接踵而至。但快捷快遞在定位和運營模式上與“三通一達”的趨同導致缺乏競爭力,之后快捷快遞轉型做快運,但開展快運業務前期就是“燒錢”,而快捷走的是同質化競爭路線,現金流開始吃緊,高管離職頻繁,人心浮動。

錯過好時機

2009年~2012年是快遞行業最好掙錢的時期,那時順豐、韻達、圓通等快遞企業都掙到企業的第一桶金。當時快捷快遞卻出現資金鏈斷裂,于2012年末被吳傳龍收購,最終錯過了早期資本的原始積累,之后不斷承受巨頭格局下的市場壓力。

紅樓集團接手國通快遞時,當時國內快遞業的格局已經基本確定,但競爭還沒有現在這么激烈。紅樓集團剛剛接手,國通快遞仍處于動蕩期,等國通快遞發展平穩了,時機和市場也錯過了。在快遞發展的黃金階段,國通快遞無論是從業務量還是品牌知名度方面,都明顯落后了。有數據顯示,國通快遞業務量從2016年單日百萬票跌至2017年的四五十萬票。

成立于2008年的如風達快遞,最初是凡客誠品旗下全資自建的配送公司,也是物流行業落地配這個細分領域的明星玩家。從創始至今,如風達很長時期并不是一個真正的社會化快遞物流企業,缺少“三通一達”這類快遞物流企業的發展基因;另一方面是多次易主,在如風達發展中多次變更東家,依附于其發展,并且深受東家影響,而未能形成具有自身特點長遠戰略優勢,從而錯失發展良機。

前幾天,亞風快運被曝欠債6000萬元,或被“新三板”摘牌。亞風快運前身為“亞風速運”,是最早取得國家快遞業務經營許可證的企業之一,也是淘寶的首批快遞合作商,比通達系都要早。但亞風快遞并沒有抓住電商時代的紅利,因為主要業務板塊在華南地區,反而被通達系捷足先登搶了市場。作為一家有二十多年歷史的老派物流企業,亞風快運始終盤踞于華南地區而未在全國大力拓展。

自身不穩的情況下快速開拓新業務,什么都做卻都沒做好

重組后的快捷快遞迅速地把快遞、物流、電商一體化定位為公司的戰略,為達到上述戰略目標,2015年快捷快遞上線電商平臺一一幸福拍拍、千符供應鏈、快捷洋淘,這些產品的不溫不火標志著快捷快遞電商之路的失敗。2016年5月,快捷快遞聯合貨兜推出國際快遞,想在國際快遞領域分杯羹,但此舉未能給快捷快遞帶來多大的市場占有率。之后快捷快遞在重重壓力之下,選擇了巨頭尚未深入的快運市場,這樣的戰略沒有錯,但就如上文提到的,快捷走的是同質化競爭路線,快捷的困境很大原因是資金跟不上。

全峰快遞曾是快遞行業的黑馬,2013年開始不斷獲得大規模融資,一度比肩順豐通達,最終卻黯然落幕。提出建立海外倉儲、構建國際性倉網;探索深入社區的取派件網;針對商圈人群規劃推出“商圈調退寶”、“商圈閃送寶”……我們梳理全峰快遞幾次業務布局可以看出,自2015年至2018年,全峰快遞先后布局跨境物流、同城物流和社區網點,但多停留在規劃層面,并未在某一塊業務中通過差異化突破取得成效,而投訴率不降反升。

 

重要決策卻沒有兩手準備

2017年11月28日,申通快遞與快捷快遞簽訂合作協議,共同投資經營申通快運。2018年3月28日,申通快遞單方面宣布暫緩快運項目的推進工作,暫停發放申通快運所有物料。2018年4月18日,快捷快遞宣布即日起全網暫停運營。這里暫且不論誰是誰非,快捷快遞有一個明顯的失誤是沒有做好兩手準備,只想到了快運成功的可能,沒有想過萬一合作擱淺自己的退路在哪兒。分歧發生后,雙方專注于相互博弈而不是盡快補救。當事情無法挽回后,快捷快遞開始發布新公告要起訴申通,并沒有有效的自救手段。

 

管理混亂,內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

飛馬國際曾名列《財富》中國500強127位,市值高時超過200億元。作為一家供應鏈管理企業,飛馬國際對供應鏈業務管理不嚴,對子公司管理控制不足,管理層對大環境判斷失誤,公司用章管理不規范等問題,導致近兩年公司處于風雨飄搖中,2018年更是一落千丈,虧損22億元。自2018年控股股東被強行平倉之后,飛馬國際被列為失信執行人,直接導致公司多起訴訟,銀行賬戶、各項資產被凍結,公司陷入巨大流動性風險。

近幾年國通快遞頻頻陷入網點停運、加盟商“跑路”、員工罷工、拖欠班車運費、服務不穩定等負面新聞中,其中的糾葛沒法細說,但國通快遞經營管理出現紕漏是毋庸置疑的。

幾個月前在證券公司發布的公告中顯示,亞風快運公司治理存在重大缺陷,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等存在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的風險,公司規模和員工數量大規模縮減,部分離職、在職員工均存在拖欠工資的情形,凈利潤下降驚人。

擴張無度,缺乏后期管理

從成立之初起,如風達就呈爆發式增長,但快速擴張也給如風達埋下隱患。2011年,凡客增速全面下滑,母公司業績持續下滑,導致如風達業務遭到重創。2014年6月,如風達以2億元的價格“賣身”中信產業基金,之后如風達開始了新一輪快速擴張,在各個城市吞并當地小的落地配公司。到2017年,如風達旗下子公司已經接近70家。如風達的敗局固然有大環境的因素,但瘋狂擴張、管理混亂、多次更換東家錯失發展良機也是其失敗的主要原因。

留不住人才,高層頻繁“換血”

2017年國通快遞經歷管理層大“換血”,這樣的大變動對國通快遞而言很常見,從2012年重組開始,國通中高層管理團隊人事更迭頻繁,管理層經歷了原有高管留任、聘請職業經理人、朱寶良親自上陣并退出、洪一丹成立新的管理團隊等四個階段,團隊管理問題成為影響國通快遞穩定發展的重要因素。

2018年,亞風快運遭遇高管的頻繁離職。根據公告,其公司副總經理、分管行政和人事的副總經理及董事會秘書先后因為個人原因離職。

2018年3月份全峰快遞創始人、董事長陳加海從全峰快遞離職,與此同時,全峰集團副總裁趙玉龍和北京分區總經理徐茂宏也先后離職,高管的集體跳槽,無疑加劇了全峰快遞的崩塌。

用人不當,任人唯親

物流專線剛起步的時候,為了對發貨端—干線—到達端整個流程全程把控,一個公司的管理層幾乎都是親戚,這在中小物流企業是很常見的,在此我們不具體舉例。這樣的企業缺乏具有職業精神的專業型經理人階層,存在財務管理和運營管理等問題,有家族企業傾向,存在內部腐敗問題,嚴重阻礙了企業的健康發展。

而桐廬幫之所以能夠不斷成長精進的一個重要原因是,他們通過不斷的革新,揭掉了原有的草莽時期的幫派化,以及家族化的標簽,企業的操作更加職業化和市場化。

服務質量上不去,成為“硬傷”

在近幾年國家郵政局發布的郵政業消費者申訴情況通告中,國通快遞成為“黑榜”常客。以2018年6~12月為例,這7個月國通快遞有效申訴率(分別為6.02、4.76、3.53、5.87、13.74、23.59、15.25)均遠遠高于全國(分別為1.11、1.11、1.03、0.95、0.9、0.85、1.61)。而消費者主要投訴也集中體現在投遞服務、快件延誤和快件丟失短少等方面,這對國通快遞品牌形象是一記重擊。盡管國通快遞在2018年初提出了品牌升級、服務升級,但并沒有落實到位。

2018年全峰快遞被投訴率在多個快遞品牌中居高不下,其中1月份全峰快遞的有效申訴率高達百萬分35.29,為第一位,延誤的有效申訴率最高為百萬分之13.87。

花錢無節制,沒有成本意識

前幾年國通快遞要錢有錢、要人有人,戰略一制定,一擲千金,過度依賴資本,5年狂砸40億。網絡設置問題、組織架構不合理、車輛的浪費、冗余的人員、不當補貼、隨意代派……面對眾多問題國通快遞沒有充分重視,浪費嚴重。要知道,快遞比大多數實業更需要實業精神,除了需要大量資金之外,快遞更講究運營,講究成本管控、團隊建設、協同作戰。2019年國通快遞高管在采訪時表示,國通快遞每天虧損200萬元,總共虧損數十億元,全面停工是因為成本問題。

 

造假和欺騙

上面說的還只是失敗原因,造假和欺騙則是觸犯了法律。年富供應鏈是深圳較為知名的供應鏈企業,主要提供采購執行、進出口代理、資金結算支持、倉儲、物流配送、分銷執行等綜合性一體化供應鏈管理服務,2016年被上市公司寧波東力看中并花了21.6億元收購。2018年7月5日,寧波東力在回復深交所關注函時表示,年富供應鏈法定代表人李文國涉嫌在與公司簽訂并履行購買資產協議和業績補償協議的過程中,隱瞞年富供應鏈實際經營情況,通過多家海外關聯企業,侵占寧波東力資金,與客戶串通,大肆財務造假,騙取寧波東力股份及現金對價21.6億元,騙取寧波東力增資款2億元,誘騙寧波東力為年富供應鏈擔保15億元,致使寧波東力遭受重大經濟損失。2018年12月28日,寧波東力發布公告稱:深圳市年富供應鏈有限公司正式宣告破產。

 

有統計顯示,中國企業能活過三年的不超過10%,創業企業“死亡率”逼近90%,在復雜的失敗原因中我們總結了比較“硬核”的幾點,企業做得面面俱到不一定能成功,但這幾個“雷點”一踩就離失敗不遠了。

凡來源為羅戈網的內容,其版權均屬羅戈(深圳)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所有,轉載請注明來源。文章內容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羅戈網對觀點贊同或支持。更多深度報道,請關注“物流沙龍”微信公眾號
上一篇:票選您心中的2019LOG中國物流創新企業
1元 2元 5元 10元

感謝您的打賞

相關文章

何黎明:以區塊鏈為契機加速物流供應鏈協同化發展

2019-07-22

物聯智能 | 醫藥供應鏈數字化升級

2019-07-22

發力物流,小紅書運營主體經營范圍新增物流信息咨詢等業務

2019-07-22

基礎知識總結:倉庫管理的作用與價值

2019-07-22

供應鏈數據服務商“箱看看”獲千萬元A輪融資

2019-07-22

入選供應鏈創新“國家隊”,京東物流發布新數據產品

2019-07-22
活動 更多

12.19·上海 | 2019第二屆中國物流創新企業年會暨物流資本峰會

  • 時間:2019-12-19 09:00 ~ 2019-12-19 17:00
  • 地點:上海上海市閔行區閔行星河灣酒店
  • 主辦方:羅戈網、物流沙龍

¥:1299.0元起

報告 更多

2018-2019羅戈物流年報

  • 作者:羅戈研究

¥:498.0元

爱棋牌捕鱼 福建快三走势图下载 晓游休闲棋牌 2012香港赛马会108期 山西快乐10分钟前三 福彩3d坐标走势图分析 北单与竞彩 河北快3和值走势图带连线 海天娱乐安卓 7星彩七星彩专家预测 玩彩网首页 双色球中3个红球有奖吗 内蒙古时时彩三星走势图 大赢家827cc一尾中特平 什么app转发有赚钱软件是什么软件 股票指数计算方式 中国足彩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