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上自動化設備?看看這些快遞網點交過的“學費”

[羅戈導讀]當總部實現了“自動化”后,地市級加盟商的壓力“撲面而來”。

目前,在中國快遞企業的轉運中心,主要有兩種類型的自動化分揀設備:一種是交叉帶自動化分揀設備,一種是機器人自動化分揀設備。其中,交叉帶自動化分揀設備由于其在快件高峰期到來時“彈性好”,被更多的快遞企業所采用。但不管哪種類型,目前自動化設備已經成為快遞企業分揀轉運不可或缺的“臂膀”。

過去幾年,自動化分揀設備在我國快遞業快速普及。從2017 年開始,隨著電子面單的使用率大幅提升,當應用條件逐漸成熟時,自動化分揀設備如雨后春筍般出現在快遞企業大型轉運中心。至今,“通達系”快遞企業直營的轉運中心自動化水平相比以往已經大幅提高。

日均上億件快件給快遞企業帶來的分揀轉運壓力可想而知,當總部實現了“自動化”后,地市級加盟商的壓力“撲面而來”。

“分揀”時間

“自動化到了必須要上的時候”

2018年9月, 因為市區限高,德州中通把轉運中心搬到了市區最南邊國道旁一處由閑置的停車服務區升級改造而成的電商物流園區。中通、圓通、百世、韻達4 家快遞企業均在其中,在4 家快遞企業轉運中心的一側,新的轉運中心主體結構拔地而起,整體占地面積和高度都遠超現有水平。

德州市郵政管理局段圣坤告訴記者,新的園區項目是由德州市交投集團作為第三方合作主體申請用地和投資建設,建成后快遞企業有償進駐。為提升作業效率、規范化運營、降低企業成本,園區統一建設基礎配套設施,統一分揀,統一配送末端網點,為企業提供運輸、分揀、配送一體化的服務。“ 預計承載主城區所有快遞企業每天分揀量2 3 萬件以上。”段圣坤說。

1、“皮帶機+ 人”的極限

德州中通龐經理告訴記者,“ 自動化設備肯定是到了必須要上的時候”。目前, 園區里的幾家企業都傾向于購買自動化分揀設備,使用模式有兩種:一種是園區購買自動化設備租給快遞企業使用,一種是快遞企業自行購買。雖然最終的合作方式還不確定,但“上設備”是大家的共識。

德州中通轉運中心主要負責德州市區18 個小承包區的快件分揀。每天早上5 :3 0和7 :3 0, 約2 . 5 萬件進港件分兩批從濟南運到德州轉運中心。以目前人工分揀的速度,最快也要8 :3 0 完成分揀,歷時3 小時。按此速度,加上快件拉回市內的時間和快遞員再次分揀的時間,要等到近10 :0 0 快遞員才能出發派送。而按照總部要求,14 :0 0 之前所有快件要完成簽收,4 個多小時的派送中很多快遞員都來不及吃午飯。

“如果到了‘雙11’,根本沒法操作。”龐經理說,2018 年“雙11”期間,德州中通每天進港件達5 萬件,就算增加了不少臨時工,單一的皮帶機效率已達極限,快件也沒有辦法在短時間內完成分揀,造成了積壓。“去年5 萬件都很難消化,今年預測8 萬件,就算員工夠用,操作時間也來不及。出港件還沒分完,進港件又來了。”當然,除了設備問題,人工成本也增加了,德州中通下決心要改變這一局面。

2、向技術“要”時間

新的園區建成后,中通打算租下5 0 0 0 平方米的場地,并配置交叉帶自動分揀設備。因此近一年的時間里,龐經理的主要任務就是四處考察,“去聊城、淄博等地,一共跑了四五個轉運中心,去看過不同品牌的設備,看性能,看表現。一是要快,提高分揀效率;二是要省,節約人工成本。”但他在考察中發現了不少問題,“比如有的網點上了自動化設備后,因為上包臺容易卡住,設備一修就得停半個小時,還得人工分揀,最終導致效率沒提上去,人也沒有減少”。

在距離德州不遠的淄博,記者了解到了自動化分揀設備目前的應用情況。

淄博某網點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自動化設備引入后,與當初的期望有一定的差距。“不是非常理想。貨物上車精準度、異常口件量、相機識別率、自動上包機以及輔線都存在一些問題,還在改進當中。”

對于加盟制快遞網點來說,投入一套交叉帶自動分揀設備動輒幾百萬元,在生存壓力日益增大的情況下,利益和風險正在博弈。不過,一套合格的設備給網點分揀效率帶來的效果也顯而易見。

龐經理告訴記者,德州中通準備投入一套配備18 0 個“小車”的交叉帶自動化分揀設備,因為“雙11”建包路由近18 0 條,進港件也需要按照三段碼直接分給14 0 多個業務員。“設備計劃投入不超過3 0 0 萬元,按照分揀工每月工資3 0 0 0 ~32 0 0 元計算,在節省一半人工的情況下,希望3 年收回成本。”

這是德州中通的美好愿望,不過記者在接下來的采訪中發現這并不容易實現。

自研“ 達人”網點

相比之下,杭州比德州更早感受到了海量快件帶來的壓力。為了化解壓力,申通快遞杭州上城區南星橋網點硬是闖出了一條“不務正業”的路子。

記者來到距離派送區域15公里的南星橋申通網點分撥中心。10 多年的發展使網點的業務量突破了10 萬件/ 天, 其中進港約2 萬件,出港約8 萬件。“在業務量不大的時候,網點的分揀場地還與派送區域在一起,當初就是在小區居民樓的一層操作, 面積最大的時候是660平方米。”南星橋申通負責人齊任剛告訴記者。

2011 年,南星橋申通件量迅速增加,原來的居民樓不夠用,再加上上城區物流用地緊張,南星橋申通只好從上城搬到了蕭山,租用了4 0 0 0 平方米的場地。“當時感覺用于5 年發展應該沒有問題,結果在當年‘雙11’就出現了場地緊張的情況。”齊任剛說,“2013 年, 南星橋申通又搬到了現在的場地, 一共9 0 0 0 平方米。”

1、另一種“不務正業”

齊任剛對記者說的網點“不務正業”就開始于2013 年。在這一年,南星橋網點先是發現快件的塑料袋包裝質量參差不齊, 而且在“ 雙11” 等業務旺季供貨不足,于是南星橋申通開始自己成立公司生產快遞包裝;這一年換了新場地后,網點又有了新問題“ 用工荒”“價格戰”開始了,成本管控和人員管控怎么辦?怎么降成本?南星橋網點決定研發自動化分揀設備。

隔行如隔山, 況且, 當時“ 通達系” 還沒有自動化設備的應用經驗。在這樣的情況下,2013 年年底,南星橋申通和幾個合作伙伴就在分揀場地的一側開辟出一個封閉的空間,搞起了秘密研發, 全力研究自動化分揀設備。“其實當初自己心里也沒底。” 齊任剛說。研發了不到兩年,2015 年,南星橋申通自主研發的自動化分揀設備成形。“ 當時的速度已經超過2 米/ 秒, 但接下來, 我們索性把速度提升到2 .7 米/ 秒、3 米/ 秒,都成功了。”

南星橋申通一邊研發自動分揀設備,一邊也在考慮支撐自動化分揀的數據錄入問題。“ 硬件設備研發成功了, 但是運轉不起來, 還要解決面單上的信息識別問題。” 齊任剛說,“當時想到了O C R 識別輸入, 但是識別率不高;又想到了語音輸入,結果在實戰中, 因為受場地噪音影響,再次失敗;還想到了請第三方錄單,5分錢一件,但這樣容易造成信息泄露、信息回傳時間滯后等問題。” 

多條路走不通后,“讓紙制面單變成電子面單” 讓他們眼前一亮,如果將發件客戶的傳統面單轉變為電子面單,自動化分揀設備就有了用武之地。于是,南星橋申通再次“ 創業”, 研發打單軟件和便攜式藍牙打印機。2 0 17 年年初, 打單軟件和藍牙打印機研發有了成果。“ 軟件給客戶免費用, 藍牙打印機也供不應求。” 齊任剛對記者說。目前, 在南星橋申通出港的6 萬件電商快件中, 有2 萬多件都是在自研系統中產生的。“ 而且其他很多快遞企業都在用”。

2、上線“自動化”

南星橋申通選擇自研自動化的路可以說十分艱難,但研發成功帶來的收獲和喜悅是他人無法體會到的。“所以,一路走來,我們發現有什么痛點,都是自己去想辦法解決。研發過程中,不管是軟件還是硬件,都能明確知道自己和客戶的需求是什么,這樣生產出來的產品更適應企業發展。”齊任剛說。

記者發現,與一般的交叉帶分揀設備相比,南星橋申通自研的自動化分揀設備有以下幾個特點:一是主線的運轉速度非常快,達3 米/ 秒;二是小車自身的動力裝置不是電動,而是采用氣動;三是小車尺寸較小,兩車之間的間距也比一般的窄。南星橋申通另一位負責人齊任強描述了這些不同帶來的改變:小車采用氣動,除延長壽命以及安全用電之外,最主要的是實現了速度的突破;用氣動隔板來控制相鄰格口,使得格口尺寸縮短,小車尺寸和間距進一步縮短,不但節省了30% 的占地面積,工人的操作距離也縮短了30% ;主線速度達3 米/ 秒,可使極限分揀效率提升至4 萬件以上。

在自動化設備的使用方面,南星橋申通摸索出另外兩點經驗可供其他網點借鑒:一是快件在上主線分揀之前是否需要粗分?粗分的好處是能大幅度提升分揀效率,短板是需要額外投入專門的分揀機,還要配備操作人員。如果主線足夠快和準確,可以不粗分,以達到減少場地和人員的目的。以南星橋申通為例,分揀設備遠沒有開足馬力,只用了六七個供包臺,卸車、上包、供包和集包一起,人員可減少50%。二是進出港件的主線運轉速度要區分。以南星橋申通為例,目前進港件操作速度是2.85 米/ 秒,出港件操作速度是3 米/秒。進出港的速度不同是由電子面單的狀況和快件的類型不同所決定的:出港件面單嶄新,而且類型較少;進港件面單完整度較差,快件類型較為復雜。“操作進港和出港都有不一樣的參數,要不斷地測試,找到最合適的值。”齊任強說。

南星橋網點自動化分揀系統應用的經驗告訴我們,只有對快遞行業足夠了解,才能對癥下藥,找到最適合自己的分揀設備。

“ 共享”新玩法

快遞分揀自動化的實現無不伴隨著場地的更新。在已經實現自動化分揀操作的圓通速遞杭州某網點,也剛剛搬了家。該網點運行起一套266 個小車的交叉帶自動分揀設備,不但方便了自己,也方便了鄰近網點。該網點負責人形象地將分揀中心稱為“建包工廠”。

由于受杭州市內場地的限制,很多加盟網點沒有自己的分揀場地,而是與有獨立的分揀場地的網點合作。該網點負責人告訴記者,“建包工廠”的自動化分揀設備主要用于出港件的分揀,自己網點的7 萬件快件和周圍6 個小網點的出港件都在這里操作。“每件收一定的操作費用,自動分揀完再統一拉到一級分撥中心。”共享模式下,自動化分揀設備的使用率實現了進一步提升,共享的網點不但省去了投資自動化設備的壓力和風險,快件的分揀效率也得到了提升。

記者發現,在該“建包工廠”,自動化設備在人機配合上做到了“極致”。為了大幅提升分揀效率,網點采取了“粗分”模式。

何謂粗分?第一,將不同的出港路由劃分為4組,每組件量相當;第二,自動化設備對應地被分為4段,每段平均66個小車,專門處理1組路由上的快件;第三,按照路由就近設置4處供包臺,每個供包臺專門供1組路由下的快件。“這樣劃分可使所有快件只需要跑1/4 圈就能就近落袋,理論上效率至少可提升一倍。”該網點負責人告訴記者。

交過的“學費”

與德州中通網點一樣,在投入自動化設備之前,圓通該網點也小心翼翼地經過了一番考察。但結果是,在投入之后,該網點負責人預期中的4 萬件/ 小時的分揀效率并沒有達到。而且在設備剛運行的第一年里,自動化設備的分揀效率只能達到1萬多件,而且錯分率很高,效率沒提上去,人工也沒省。

該網點負責人告訴記者,2018 年上半年自動化設備開始上線運行。由于場地限制,網點采購了兩套設備,每套112 個格口。“當初不停地在想上一套好還是兩套好,最后認為兩套效率應該更高,而且靈活性也更強一些。但結果由于設備方技術沒跟上,兩套設備的融合度較差,錯分率較高,還需要人工再檢查一遍。”

無奈之下,該網點在今年上半年將兩處分揀場地之間的隔墻打通,2 套設備合為1 套。設備方也對技術進行了升級, 最終的效果網點較為滿意。“資源集中后,效率就提上去了,錯分率降到了合理區間,建包后也有了更充足的處置場地,人工自然也節省了不少。”

該網點負責人告訴記者,場地和設備改造的投入都是自己多交的“學費”,自己摸索出來的經驗也要告訴其他同行:1. 自動化分揀技術雖然很成熟,但行業魚龍混雜,網點在投入之前一定要選好。不然,“ 倒閉了,我去找誰”。2. 自動化分揀設備的質保期不長,一般為一年,在投入之前,網點一定要和設備方協商好質保的時間,最好能夠延長。3. 一定要在有了穩定的新場地后,再加大投入。4. 快遞企業總部如果有相關政策,最好抓住,比如“總部采購設備網點租賃使用”就是不錯的形式。5. 分揀數量最好達到5 萬件以上。6. 不是所有快件都要上自動化,機器與人工相配合,有些可以集中建包的手工建包效率更高。7. 做好5~10 年收回設備成本的準備。8. 過了質保期,每個月要向設備方交付后期維保費用,“網點沒有選擇,只能交錢。每個月5000 元是要付的”。

該網點負責人還給記者算了一筆依靠節省人工成本5 ~10 年收回設備成本的賬:

當一個網點花費4 8 0 萬元投入一套自動化分揀設備后,在使用期限為6 年、保守估計節省2 0 人的情況下,22 0 0 元的使用成本中有12 0 0 元可通過節省人工抵扣。節省的人工越高,抵扣的成本越高。此外,自動化設備可有效降低錯分率,相應的罰款也會減少。不過,其中設備運轉每天產生的電費和后期的維保費用沒有計入。所以,在這種情況下,“6 年不一定收回成本,但至少要做五六年規劃才行”。

顯然,現實情況與德州中通“3 年收回成本”的想法有些出入。

“不能為了自動化而自動化”

6月,2019世界交通運輸大會在北京舉辦,在郵政快遞論壇上,順豐速運(集團)CTO、順豐科技CEO幺寶剛展示了“一票快件背后的高科技”,提到自動化設備時他表示:“不能為了自動化而自動化。”一語背后,是行業自動化應用過程中出現的不少問題。

一份“青浦圓桌會議”快遞物流技術與裝備咨詢中心的調研報告指出,一是從行業發展來看,快遞企業從總部到網點都認識到了發展一定要依靠科技。二是當前自動化設備供應商和快遞企業沒有一個有效的溝通途徑,對于自動化設備的了解,基本上還處于網點之間口口相傳的模式。設備供應商應更多地深入快遞一線了解企業真實需求。三是快遞基層雖然對自動化設備有需求,但是在與設備供應商之間的技術協議簽訂、技術方案設計、項目驗收以及后續的維護等方面明顯處于被動。三是快遞網點存在兩種態度,一種是對技術和設備有點“迷信”,另一種是對投資自動化設備能否得到有效回報存疑。兩種態度在對技術的不了解情況下偏離了應用自動化的真正方向。四是目前市場上的設備質量參差不齊。自動化設備的技術指標、驗收標準、采購合同也沒有非常規范的指導。后期設備性能、糾紛處理上也出現了諸多問題。

“青浦圓桌會議”快遞物流技術與裝備咨詢中心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自動化設備和自動化分揀技術是快遞基層非常期待也迫切需要的。但是目前行業對自動化分揀設備的應用方案設計、設備選型、技術指標確定、設備驗收以及維保期后的設備升級換代缺乏整體維護服務。“非常期待有一個機構能夠提供這樣的一條龍專業服務。以前快遞處于快速生長的時代,今后快遞是一個規范發展的基礎行業。提升快遞基層管理者的現代管理水平是這個行業在發展中亟待解決的問題。”該負責人表示。

凡來源為羅戈網的內容,其版權均屬羅戈(深圳)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所有,轉載請注明來源。文章內容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羅戈網對觀點贊同或支持。更多深度報道,請關注“物流沙龍”微信公眾號
上一篇:社交電商“粉象生活”獲千萬美元Pre-A輪融資
下一篇:UPS成立無人機送貨子公司 并尋求美國聯邦航空局批準
1元 2元 5元 10元

感謝您的打賞

相關文章

蘇州第二圖書館正式開館|大型智能化集成書庫落地

2019-07-24

AGV的應用和演變,Toll物流公司的經驗

2019-07-24

自動化立體倉庫的概念及設計

2019-07-24

詳解:解決物流設施面積緊缺問題的三種策略

2019-07-24

圓通速遞募集3.5億元投入“轉運中心自動化升級項目”

2019-07-24

利潤以角為計,快遞成本管控路在何方?

2019-07-24
活動 更多

12.19·上海 | 2019第二屆中國物流創新企業年會暨物流資本峰會

  • 時間:2019-12-19 09:00 ~ 2019-12-19 17:00
  • 地點:上海上海市閔行區閔行星河灣酒店
  • 主辦方:羅戈網、物流沙龍

¥:1299.0元起

報告 更多

2019-11物流行業簡報-個人會員版

  • 作者:羅戈研究

¥:9.9元

爱棋牌捕鱼 香港人打牌玩什么 开心棋牌游戏 真钱的app 尚合彩票首页 香港二肖中特图 手机百赢棋盘游戏 白小姐图片一肖中特128期 江苏时时彩诈骗案 野心不大怎样赚钱呢 黑龙江p62中奖号码 黄金棋牌下载棋牌 3d杀组选复式投注技巧 北京时时彩冠军走势图 4u彩票网址 今日河北快3开 中国福利彩票开奖结果